辉煌国际 > 辉煌国际7137 > 正文

“中华神盾”是怎样炼成的

时间: 2018-08-03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了:

  盛夏,三亚某军港,海口舰静静地停靠在码头,流线型舰体在海水中微微晃动。舰员们享受着难得的靠岸时光,在长时间的航行生活中,他们已经养成了“陆上做客,海上为家”的观念。

  据统计,海口舰每年有200多天在海上执行任务。她的身影曾出现在亚丁湾护航、多国联演、辽宁舰编队出岛链、南海阅兵等30多项重大任务中。

  作为一型先进的导弹驱逐舰,海口舰具备多功能防空、制海和反潜的能力,具备为航母编队进行护航的能力,其在辽宁舰左前方紧紧伴随的照片令无数军迷印象深刻。继“中华神盾”之后,海口舰又从网友口中得到一个响亮的称号――“航母带刀侍卫”。

  “中华神盾”的“盾”有多坚固,“带刀侍卫”的“刀”有多锋利,海口舰用实打实的行动给出了答案。

  成功抗击某新型导弹

  接受采访时,36岁的海口舰舰空导弹区队长李卫华向记者展示了两块巴掌大小的破片,其中一块破片上有一串“20××年××月××日,抗击××导弹”的黑色字迹。“这是我的压箱宝。”皮肤黝黑的李卫华笑着说。原来,这两块破片是海口舰舰空导弹发射时落在甲板上的碎片,李卫华将其收藏,就是为了纪念那次“不可能”的胜利。

  某年,海军组织水面舰艇抗击某新型导弹,海口舰担负拦截任务。李卫华执掌着海口舰区域防空的“利刃”,没有谁比他更渴望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然而,得知此次抗击的是某新型导弹时,整个对空导弹区队官兵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该型导弹号称“航母杀手”,速度极快,弹道复杂,抗击难度极高。不仅如此,一些科研院所的专家也不看好这次拦截任务。

  顶着巨大的压力,李卫华和战友们都憋着一口气,争分夺秒地进行任务前的准备工作。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靶弹复杂的弹道。通过初步研究,他们基本掌握了靶弹弹道各阶段的特点,预想了所有可能出现的抗击情况,并制订出不同弹道段拦截靶弹的各种方案。

  但这只是第一步。因为要让防空导弹精准命中目标,还需舰载雷达对来袭导弹稳定跟踪。训练中,对空导弹区队反复利用系统虚拟目标,操纵雷达跟踪“导弹”,还设置各种意外情况,让目标变向变速,脱离雷达跟踪,最大限度模拟真实战场环境。经过一番艰难的摸索,雷达战位终于找到了死死“盯”住来袭导弹的要领。

  期待已久的一天终于来了。李卫华记得,在进入战斗航向前两个小时,战位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我们都在大脑中回放自己要做的工作,熟悉应急预案。”他回忆说。

  演习正式开始,体形庞大的导弹呼啸而来,迅速逼近海口舰方向。“雷达稳定跟踪!”听到这一报告,李卫华精神一振,“放心了一半儿”,同时屏住呼吸等待发射命令。

  “发射!”听到指令,战位上的士兵果断按下发射按钮。第一枚防空导弹从发射井内弹射而出,在空中猛然点火。紧接着,第二枚导弹呼啸而出,两枚导弹似升空利刃,直扑目标而去。

  “靶弹与目标相会!”“目标减速下坠,拦截成功!”消息传来,官兵们纷纷击掌相庆。

  “这次拦截验证了海口舰可以抗击该型导弹,也验证了我们的舰艇编队防空能力。”李卫华说。

  创造海军某型舰炮射击纪录

  翻阅海口舰的实战化训练记录不难发现,该舰不仅参加大项演习演训任务多,而且经常在边界条件、极限条件下取得令人佩服的成绩。舰长樊继功告诉记者,海口舰“横刀立马”的本事,靠的不是短程冲刺的“爆发力”,而是日积月累的“持久力”。

  某年,在一项重大演习中,海口舰和另外两艘舰艇参与主炮补充打击受伤靶船课目演练。34岁的主炮技师兼班长李明对那次课目演练印象深刻。这次重大的演练中,海口舰预定射击后与编队同时撤出战斗。

  突然,导演部发来临时命令,要求海口舰使用主炮击沉靶船,WWW.9914.COM。此刻,舰长置身于作战指挥室,分析射击效能,而主炮班人员有的上炮检查,有的进行二次弹药装填……

  “有没有把握?”舰长来到战位询问李明。“没有问题!”李明回答得很干脆。

  趁着对海部门装填炮弹,李明迅速跑到前甲板,钻进炮塔检查主炮状态。第二轮射击开始了,主炮隆隆作响,李明的心砰砰直跳。“主炮发射瞬时震动很大,这么密集的发射,炮塔能承受得了吗?”他隐隐有些担心。

  由于靶船未装油、不装弹、水密隔舱多、舰艇吨位大,击沉难度大。作战指挥室里,舰长决定更换装填方式,调整引信分划,重新开始射击。李明又满身油污地钻进炮塔,望着满地的弹壳,他既兴奋又紧张。

  随后,平静的海面上再次硝烟四起。在密集的火力打击下,靶船在水柱间缓缓沉没,创造了海军某型舰炮射击纪录。

  “之所以能创造纪录是因为平时我们能把各项工作都做好,确保装备随时能用,而不是说到最后加班加点去调试。”李明总结说,“平时出现什么故障我都不会让它过夜。”

  多次赴南海海域担负战备值班任务

  “接上级通报,某海域发现‘敌’潜艇活动,命你舰前出搜攻潜。”去年年初,海军远海训练编队在南海进行了一场舰机联合反潜演练。接到命令,海口舰立即奔赴目标海域。

  反潜本就是世界性难题,这次的对手更不简单,号称“大洋黑洞”。茫茫大洋,“敌”潜艇像幽灵一样在海底游荡。数小时搜索无果,海口舰作战室内气氛愈加沉闷、压抑。

  夜幕降临,海面上风高浪急,这给舰艇被动搜索增加了不少难度,这样的海况下搜索潜艇无疑是“大海捞针”。思虑再三,舰长樊继功决定主动出击。

  海口舰并非孤军奋战。导演部依据战场态势,命令某型军机紧急起飞。还未到潜艇活动海区,该机就与海口舰组网建链。舰机协同,织下一张“猎鲨”大网。

  突然,海口舰声纳战位听到一个微弱的回声,声纳班长牛永群判定这很可能就是潜艇,马上把光标压上去跟踪。

  “出现回波的时候我非常兴奋!”牛永群激动地说。他马上了解海区状况,解算目标运动要素,综合判定那个微弱的回波就是“敌”潜艇”。随后,他和战友们一起根据“敌”我运动态势,建立起一幅相对运动的态势图,牢牢“网”住了对手。

  “方位×××,高度×××,左舷两枚鱼雷发射!”随即,海口舰发射鱼雷对“敌”潜艇发起攻击。演练结束,导演部通报:海口舰鱼雷攻击有效,蓝方潜艇遭“重创”。

  樊继功告诉记者,在训练中,他们超越以往单依靠舰载直升机反潜的模式,积极与航空兵部队进行组网建链、交叉定位、引导攻击等科目训练,多层次的海上联合搜攻潜战法已基本成型。

  除了背靠背的对抗式演练,海口舰还经常奔赴南海海域担负战备值班任务,直面波诡云谲的海上形势,与外军舰机正面交锋。

  某年,海口舰在南海海域担负战备值班任务。一天下午,官兵们正在甲板组织体能训练,某国军机正不断靠近,准备对我岛礁实施抵近侦察。

  战斗警报骤然响起,官兵们迅速进入战位。他们按照作战预案和流程,开展针对性对抗训练,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对峙,对方悻悻离去。

  还有一次,海口舰执行某专项任务,面对外军舰机和潜艇长时间的跟踪监视,他们全程保持高度戒备,在圆满完成任务的同时,还探索实践了新的战法训法。

  记者了解到,党的十八大以来,海口舰10余次赴南海海域执行战备巡逻、跟踪监视任务,稳妥应对外军舰机上百次,大大提升了指挥对抗、实兵对抗和体系对抗能力。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达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