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国际 > 辉煌国际7137 > 正文

放错地方的资源,期待完整产业链

时间: 2018-10-05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了:

  放错地方的资源,期待完整产业链
  ――“生活垃圾分类,我们还要做些什么”系列报道之展望篇

  长沙第一垃圾中转场内,大型垃圾中转车正在装车。随着垃圾分类工作推进,生活垃圾控量效果初步显现。

  长沙第一垃圾中转场智慧信息平台可对进出场车次、进出场重量等进行实时监控。 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黄启晴 摄

  长沙晚报记者 唐朝昭  

  面对快速增长的城市生活垃圾,要破解“垃圾围城”的困局,改善人居环境,推行垃圾分类是一条必由之路。

  建立生活垃圾分类链条过程中,补齐个中短板迫在眉睫。在长沙,垃圾分类试点社区范围正逐步扩大,终端处理项目建设不断跟进。未来,随着垃圾分类链条上的“堵点”一一打通,垃圾分类也必将逐步走上规范化、制度化与产业化发展的道路。

  A 模式探索

  “社区自治+义工”等三种模式正在试点  

  根据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长沙生活垃圾分类试点采取的主要包括“社区自治+义工”、物业公司管理、第三方公司市场化运作三种模式。

  其中,开放式社区垃圾分类投放工作大都采取“社区自治+义工”模式。日前,记者在雨花区枫树山社区看到,一座由旧自行车棚改造成的数十平方米的垃圾分类屋内,编织袋、矿泉水瓶等可回收垃圾分门别类,堆放得整整齐齐。几年来,公益组织慈济基金会的义工每周都会和社区志愿者一起进行生活垃圾分类,并交由专业公司进行回收。

  “‘清净在源头’,如果大家能在家做好分类,将可回收垃圾变为资源,投到垃圾桶的自然就少了。”慈济基金会义工唐惟良告诉记者,仅枫树山社区分类回收点,三年时间就回收了塑料2176.3公斤、矿泉水瓶948公斤以及废纸11231公斤,回收获得的资金都用于慈善活动,“善款虽然不多,但对垃圾减量的贡献非常大。”

  在一些单位小区或物业管理较为成熟的小区,物业公司管理、第三方公司市场化运作也在探索中。例如省委统战部机关大楼和生活小区,通过引入市场公司开展垃圾分类工作,每位居民家中的垃圾袋都印有二维码,垃圾分类投放可以实现“追溯”管理,分类不到位的,工作人员将上门进行指导。

  “这三种模式各有千秋,但都离不开党建引领、政府主导和居民参与。”市城管执法局副局长胡刚介绍,目前长沙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正处于试点阶段,鼓励社区、小区根据自身情况进行模式探索。“但从未来投入成本考虑,‘社区+义工’模式可能更适宜推广。”他认为,如果完全依靠政府购买服务,垃圾分类工作将难以持续发展,势必也替代了居民的参与义务,不符合国家推行垃圾分类的主导方向。

  B 突破难点

  厨余垃圾减量化处理项目即将落地

  根据市城管执法局前期调研发现,生活垃圾源头分类减量难点在于湿垃圾和大件垃圾,而突破口也正在于此。

  湿垃圾也即常说的易腐垃圾,据估算,包括餐厨垃圾、厨余垃圾等在内的湿垃圾约占全市生活垃总重量的一半,如果能将湿垃圾分开投放、运输、处置,不仅能大大降低生活垃圾总量,还能逐步实现资源化利用,让它们“变废为宝”。

  目前,长沙城区各类餐饮机构产生的餐厨垃圾已基本实现无害化、资源化回收利用,而农贸市场产生的果皮、菜叶等有机易腐垃圾的分类处置则正处于起步阶段。

  卸料、粉碎、油水分离、发酵……今年6月,一座有机垃圾处理中心亮相芙蓉区朝阳农贸市场。紧接着,天心区喜民生鲜超市、开福区荷花池生鲜市场等也着手试点有机易腐垃圾就地处置。经过专业设备处理,这些市场里产生的果皮、菜叶等垃圾能实现减量90%以上,并产生有机肥料供居民使用。

  今年,长沙也正加快推进居民厨余垃圾处理链条建设。除了在试点社区放置专门的湿垃圾分类收集桶之外,为破解末端环节处置能力不足问题,长沙正在筹备建设专门的厨余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建成后预计处理能力可达每天2000吨左右,基本可以满足城区的处置需求。

  据悉,厨余垃圾减量化处理项目将主要采取“压榨+焚烧”模式,处理中心在对厨余垃圾进行压榨减量20%至30%后,脱干水分的残渣运往垃圾焚烧厂进行清洁焚烧发电,污水则通过处理达标排放。

  “这样的处理模式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目前对环境保护、垃圾减量要求和经济成本综合考量后最好的解决方式之一。”仁和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谢松在长沙从事生活垃圾处理行业多年,致力于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回收利用、生活垃圾压缩收集转运处理系统等领域。他告诉记者,从国内垃圾分类现状来看,清洁焚烧不失为最可行、最高效的减量化和资源化处理手段。“目前我们也正在进行厨余垃圾减量化处理项目的设计论证等前期准备工作,进行了很多技术投入,未来项目将采取全封闭式设计,可有效减量并抑制异味扩散。”

  C 配套建设

  大件垃圾和建筑装修垃圾资源化利用加快

  从今年起,长沙生活垃圾处理进入清洁焚烧时代。由于大件垃圾、建筑装修垃圾不允许进入焚烧终端设施,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各区县(市)加快这类垃圾资源化利用终端建设的步伐。

  位于岳麓区谷峰村的园林绿化垃圾大件垃圾综合处理场是全市首个投入运营的园林垃圾、大件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项目。记者在处理场看到,挖机将废弃树枝等园林绿化垃圾、木质沙发等废弃家具投入破碎机内进行粉碎。随后,这些碎屑将被集中回收送至发电厂作为发电燃料,每100吨原料可发电40000千瓦时。

  据岳麓区园林管理局生产督查科科长任畅介绍,岳麓区平均每天产生园林绿化垃圾20吨左右,加上旧家具、装修产生的木质垃圾等,目前这座综合处理场每天处理量约40吨。

  在记者此前走访中发现,面对废旧沙发、床板等大件垃圾,大多数居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往往只能扔进小区生活垃圾站,最终由环卫部门一并运走。与此同时,对于专业回收公司而言,收集运输分散的大件垃圾也需要投入相当的时间和经济成本。

  为探索大件垃圾有效分类和中转方式,摇钱树心水论坛,下一步,包括岳麓区在内,长沙城区各街道计划试点设置专门的大件垃圾回收站点,居民可以将废旧家具等大件垃圾运送到家门口的站点,再定期由专业公司进行统一收运处置。

  记者了解到,按照要求各区在年底前至少要建成2个大件垃圾、建筑装修垃圾资源化利用项目,为将来实现可回收垃圾综合处理奠定基础。

  专家观点

  打造完整产业链  以关键局部带动全局

  “资源化”是垃圾分类的一大关键词,再生资源回收也是绿色循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悉,长沙每年再生资源总量约200万吨,总价值50多亿元。

  “长沙目前经登记备案的再生资源回收网点有一千多家。”湖南省循环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长沙市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秘书长周儆介绍,目前在资源回收市场,废纸、矿泉水瓶、废五大家电最受欢迎,其回收价格分别在2元/公斤、4元/公斤、30~100元/台,每日的回收量分别为2000吨、100吨、300台左右。

  “垃圾分类全面推广将非常有助于再生资源产业发展。”周儆告诉记者,再生资源产业发展的一大难点就在于资源匮乏,而垃圾分类无疑将释放巨大资源量。“但如何进行有效分拣打包减容、如何建立配套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等,都是随之而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周儆建议,政府应当出台更多鼓励再生资源回收发展的利好政策,建立一个完整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再生资源回收产业产生的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要远大于经济效益。”

  今年8月初,联合餐厨湖南联合有机垃圾循环利用研究院揭牌成立,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陈晓红分别担任首席科学家和首席专家。这也是长沙垃圾分类回收领域产学研合作的又一次有益尝试。

  “有机垃圾循环利用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等领域都可以有所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晓红曾任职湖南省长株潭“两型”办,今年全国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她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置收费制度的提案,建议“分步骤、分层次、有目标”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置收费制度。

  在提案中,她指出,目前推行垃圾分类投放的效果不佳,其根源在于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未来我们需要将垃圾分类工作更加市场化,进行制度、技术创新,让垃圾分类产业可持续发展,而不是依靠政府补贴生存。”

  “垃圾分类很难一蹴而就,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实现全面垃圾分类都经历了一代人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通过努力也许能缩短但无法越过这一过程。”华中科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陈海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生活垃圾分类口号叫响多年,居民对生活垃圾分类参与度不高,既源自居民认识不足、长期习惯难以改变的“内因”,也源自城市缺乏硬件配套和对应管理措施的“外因”。

  陈海滨认为,要推进垃圾分类工作,“以关键局部带动全局”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例如,就垃圾产生源头来说,居民区是‘关键局部’;就分类环节难度而言,投放工作就是‘关键局部’;就示范作用而言,中小学生则是‘关键局部’等等。”他说,垃圾分类工作只有持之以恒才能水到渠成,“小步前进比停滞不前或盲目冒进效果会更好。”